首页 | 女性话题 | 大数据 | 化工资讯 | 影视头条 | 电子资讯 | 汽车资讯 | 综艺频道 | 服装服饰
国际 | it资讯 | 房产资讯 | 新能源 | 旅游资讯 | 范文论文 | 科技资讯 | 创业交流 | 家电资讯
首页 > it资讯>>广电能否成长为第四运营商

广电能否成长为第四运营商

来源:蓉蓉网

  今年是三网融合的第一年,也是广电系统借势“大展拳脚”整合自身的关键性一年。《通信世界周刊》特邀业内知名学者、专家就广电今年三网融合进展、全国一张网的目标实现前景、体系内部利益博弈、融合竞争力前景以及业务创新等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本刊记者 陈琛 李正豪

  对话嘉宾

  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研究员 侯自强

  广电行业专家、融合网主编 吴纯勇

  中研博峰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沈拓

  “摸石头过河”的一年

  《通信世界周刊》:三网融合是国家战略的需要,也是用户的需求,今年是三网融合的第一年,能否描述一下目前您了解的广电系统三网融合的进展?如果必须用一句话概括今年广电系统的三网融合,您的答案是什么?

  侯自强:三网融合试点克服重重障碍终于启动,在解决广电与电信双方准入问题的同时,更重要的更困难可能是广电内部关系的重组。

  吴纯勇:目前,广电系统在按部就班地做着三网融合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如各地有线网络公司的整合、三网融合业务层面的制订与准备工作等。

  我会用“在无成功可借鉴的模式中‘摸着石头过河’、在多方磨合中寻找生存与成长的空间”来描述今年广电系统的三网融合。

  沈拓:从进度上看,目前广电系统三网融合方面的主要动作包括“全程全网”建设和“市场化”改革两个方面:首先,加快“全程全网”建设,筹建国家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并由国家有线牵头全国有线数字网络的数字化和双向化改造以及建设并运营下一代广电网;其次,加快市场化转型,湖南、上海等地尝试了“制播分离”改革,以提升内容竞争力。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2010年广电系统三网融合的进展,那就是广电系统已经在三网融合的道路上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而在这一过程中面临的深层次体制性挑战也初步暴露。

  “合作”意义大于“竞争”

  《通信世界周刊》:广电系统一省一网正在实现当中,国家级网络公司也在筹建中,您认为广电系统全国一张网的目标将于何时实现?有人认为广电全国一张网实现之时,就是广电成为第四运营商之时,您认为广电会成为强有力的第四运营商吗?

  侯自强:广电系统全国一张网的目标可能是即无“必要”也无“可能 ”。广电网络公司要成为与当前三大电信运营商势均力敌的运营商基本上是没有机会的。发展宽带业务,并与中国移动合作发展形成互联网骨干网的第三级可能是惟一的机会。

  吴纯勇:我认为名义上的全国有线一张网应该在今年年底或者2011年上半年就能实现。但是能够真正实现全国一盘棋且进行全国性商业运营的有线一张网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一张网,这样的一张网就要求不仅是物理层面的对接,最主要的是在人员、管理、业务等层面的全国无缝运营。而针对这种理想的全国有线一张网,我认为,未来十年之内都将是磨合期。

  在一张网实现过程中广电遭遇的挑战来自系统内部与系统外部两个层面:广电系统内部,由于之前全国有线网诸侯割据的状况,在整合且形成一张网过程中将主要面临如何解决、协调各地错综复杂的技术体系与标准(如加密系统、中间件标准、机顶盒标准、BOSS标准等);除此之外,还面临着商业运营人才短缺的难题。而广电系统外部,我想强调的是,电信、广电两者之间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而诸如国家电网这样的杀手级对手将是未来电信、广电两大系统所面临的主要对手,当然,这需要国家层面将相应的权利赋予国家电网。

  如上所述,从目前竞争与生存环境来看,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似乎有望成为继三大电信运营商之后的第四大运营商。但我想强调的是,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即使有一天成为第四大运营商,对于其自身而言也是危机远大于机遇。

  沈拓:广电系统要实现全国一张网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这个时间也许会比三、五年更长。在这个过程中,广电不仅要完成全国分散网络的整合工作,还要实现与电信全程全网网络的技术对接。这个过程中,广电面临的主要难题是技术和资金问题。

  如前所述,广电全国一张网的目标实现需要较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将成为互联网企业、电信企业发展三网融合业务的时间窗口,即使目前仍然面临政策限制。因此,广电实现全国一张网之后,相较互联网企业和电信企业,其发展步伐已经落后,只怕无法具备与电信直接抗衡的实力,正因如此,采取合作共赢的模式更有利于广电的长远发展,也只有在合作共赢的模式下,广电才有可能成为强有力的第四运营商。

  触发广电内部竞合?

  《通信世界周刊》:在广电内部,无论IPTV、手机电视等播控平台还是内容平台,都存在中央运营平台与强势地方运营平台的竞争,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另外,一些强势内容运营商与一些地方电信运营商合作时,由于当地广电部门无法获得预期的收益,容易引起争端和摩擦,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侯自强:三网融合试点方案讨论中双方争夺的焦点不是IPTV的集成播控权而是EPG和计费平台,因为广电拥有集成播控平台已无悬念。最后广电得到了全部,电信得到IPTV的传输业务。具体如何实行双方协商解决。表面上看广电得到胜利,殊不知IPTV传输业务的开放将引发广电内部利益的重新分配,而计费平台没有电信配合是收不到钱的。三网融合试点开展以来的实践表明这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不仅涉及广电与电信的关系协调和利益分配,更主要的是广电内部的关系协调和利益分配。

  目前试点工作已经形成几种模式:上海模式、杭州模式、云南模式等。云南模式是央视目前主要推进的模式。考虑到电信发展IPTV用户主要采用与宽带业务捆绑,没有电信合作广电是无法收费的。在与电信的关系上云南模式把IPTV的计费管理交由电信控制,使合作各方弱化了对管理权的争夺,提高了电信发展IPTV的积极性。而计费管理控制权是广电在三网融合试点方案讨论中费很大力气争来的。上海模式是百视通与上海电信合作多年形成的,自然也不会按试点方案模式由广电重建集成播控和收费平台。

  三网融合开放IPTV业务,允许电信使用本地宽带专网传输播放广电提供的IPTV内容,打开了封闭的有线电视播放传输系统,为此广电需建立相应的分类许可证发放政策和体制。而这将影响广电有线电视系统内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矛盾空前激化。矛盾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电视台和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之间、中央台和地方台之间以及省台和城市台之间。

  广电总局几年前就开始“网台分离”,将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从电视台分离出去进行商业运营。“台”负责内容的集成播控,“网”负责传输分发。三网融合后电信公司的IPTV业务也可以传输分发有线电视内容,这样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将和电信公司处于同等地位负责传输分发。这是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所不甘心的。实际上一些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如华数、天威已经有了一定的内容集成播控能力,甚至还向外提供内容,已经具有了台的能力,继续坚持网台分离将产生不少矛盾。广电总局开始淡化“台”和“网”的差异,将集成播控权授予“播出机构”(此前曾是电视台),重组成立中央网络电视台,随后各地纷纷效法成立网络电视台。最近又出现“网台联动”的概念,意在强调网和台的密切关系,但显然这不是一个清晰的概念,网是指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还是指电视台网站?无论如何网台关系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中央和地方关系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广电目前采用的是四级管理体制,各级地方台负责本台内容的集成播控。而三网融合试点方案IPTV是中央和地方两级体制,由此将引发一系列的矛盾,尤其是省台和省会城市台的矛盾。

  吴纯勇:对于集成播控平台中央与地方间的竞争,我更愿意称之为竞合关系,而这种竞合关系则是很正常的商业利益博弈现象。这样的一种商业利益层面的博弈如果引导得利的话,相信会对三网融合起到促进作用,最起码各个运营平台主体在其系统搭建、用户体验等方面会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竞合关系而更加完善、完美。

  我认为,可以将博弈的解决交予广大受众与用户,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将相同内容通过不同传输通道(如有线网、地面网、CMMB、互联网、电信网、电网等)进行传输,在不同的时间段内用户会最终形成一个个不同的群体,通过最终这些群体的选择,进行自然淘汰。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注意被淘汰的传输通道、主体中的人员去留、安置等实际问题。

  沈拓:与其说广电内部存在中央运营平台与强势地方运营平台的竞争,不如说两者之间是竞合关系,尤其随着三网融合步伐的推进,广电改革的深化,这种竞合关系将会在一段较长时期内存在。这种现象一方面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全程全网建设,另一方面,也会为广电发展三网融合业务探索出一些有益的模式。而要解决强势内容运营商与部分地方电信运营商合作时给广电部门带来的预期收益降低问题,关键在于提升广电系统自身的竞争力。

  围绕需求合作创新

  《通信世界周刊》:提到三网融合,大家首先会想到IPTV、手机电视、广电宽带等,这些业务初期推广多采取免费或低价政策,这是否会影响广电的盈利预期?同时,大家都想到IPTV、手机电视也是因为目前没有更多三网融合业务,广电和电信双方应如何拓展业务形态,还有哪些业务将成为三网融合热点业务?此外,三网融合如何做到让产业链广泛受益?

  吴纯勇:诸如IPTV、手机电视、广电宽带等业务如采取免费或者低价政策,将会严重影响到广电的盈利预期。如果电信部门再在内容层面进行市场推广与营销,各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主要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挽留自己网内的有线用户。采取价格战对于当事双方其实是一场巨大的“火拼”,“火拼”到最后,将是两强皆伤,届时不仅影响到广电的盈利目标,也会影响到电信自身的盈利预期。

  由于此次中国三网融合没有可借鉴的国外成功的业务开拓、市场推广等发展模式,尽管三大电信运营商早已提出要做“全业务运营商”,但笔者相信,电信部门从语音类、数据类跨界到广电行业的视音频节目,也会面临着诸多实际的问题。

  我认为,作为当事双方,目前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围绕用户具体需求采取以长补短、共同研发、公开公平公正的竞合方式,而不是独立作战。

  沈拓:在业务发展初期,盈利往往并不是一个竞争主体的主要目标。三网融合初期的IPTV、手机电视、广电宽带等业务采取的免费或低价政策,更多是围绕吸引客户眼球、争夺增量客户这一目标。围绕人们的衣食住行、方便人们更高品质以及更高效率生活的业务,都可以作为三网融合的探索业务,比如在线医疗(日本)、在线缴费(杭州华数)、在线购物等,当然也包括在线网游等娱乐类业务。

  三网融合要做到让产业链广泛受益,首要的一点是各方利益主体是否能够以长远的、共赢的态度对待相互之间的竞合关系。


合乐娱乐平台 www.heleyl.com
上一条:火影忍者博人传 拥有这七种科学忍具任何忍者都能成为上忍 下一条:《乘风破浪》炫酷赛车镜头的航拍幕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