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话题 | 大数据 | 化工资讯 | 影视头条 | 电子资讯 | 汽车资讯 | 综艺频道 | 服装服饰
国际 | it资讯 | 房产资讯 | 新能源 | 旅游资讯 | 范文论文 | 科技资讯 | 创业交流 | 家电资讯
首页 > 创业交流>>木智工坊:酒香也怕巷子深,好产品还要好社交

木智工坊:酒香也怕巷子深,好产品还要好社交

来源:蓉蓉网

杭州小和山山脚下,我们在修缮一新的旧院落里见到了一脸温和的赵雷,这儿是木智工坊的工作室兼展览室。而在不远处的屏峰新村,“梵几客厅”也于去年开门迎客。

这些以木智工坊、梵几为代表的新一代实木家居设计师品牌在这几年接连出现,它们均是通过豆瓣、等社交媒体逐渐建立起口碑,并初具零售规模,尤其为渐成中国主流消费群体的80后所推崇。

纵观国内外家居品牌史,来自于瑞典的宜家以平板包装设计和自助式购物创造了一个现代设计家居的商业神话;而强调合理设计的无印良品,它的诞生是在奢侈品品牌和价廉质糙的低端产品并存的1980年代的日本。

而在对家具史的熟稔,和对宜家、无印良品两大家居品牌成长史的观察中,赵雷有取有舍,为木智工坊找到了一条商业化的可能路径。强调实木用料,反复拆装、灵活组合、平板包装的设计,仅利用社交媒体口碑传播和,实现了线上的平价零售。

有用的设计

“设计并不都是曲高和寡的”,在审美和有用之间,赵雷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从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毕业后,赵雷说他在那一届中算个例外。当大多数同学选择在“庙堂”之上做建筑设计,并在建筑圈内声名鹊起的时候,他在2010年选择了辞去杭州绿城建筑设计的工作。

“在中国造房子,不是根据普通人的住房需求造的,而是由政府和开发商主导,建筑设计师只是画图纸的。”

赵雷说自己的性格像木头一样,不爱讲话但自有性格。远离建筑设计圈子,转去做个小木匠,安心地做家居设计才是他更追求的。

因此相较于为有闲阶层设计家具,赵雷对于为山区小孩子设计一套坐上去很舒服的课桌椅更感兴趣,这就是赵雷所理解的“有用的设计”。这种设计并不昂贵,有更强的适用性,不只是附属消费品。

当被问及有没有设计偶像的时候,赵雷很认真地在记者采访本上一笔一画地写下“Enzo Mari”。

在翻阅大量家居设计史,自学家居设计的那段时间里,赵雷逐渐找到了气味相投的偶像设计大师Enzo Mari——一位同样半路出家做家居的设计师。

Enzo Mari是意大利最重要的当代设计师,是诗人,是艺术家,也是以批判著称的大师。他一生设计作品共2000件,从家居、儿童玩具到桌子、凳子再到童话书,他一直坚持设计要捕捉人的影子,思考设计与人、与世界的关系,设计要可以量产出美丽而实用的东西,为日常生活所用。

“在设计桌子的时候,Enzo Mari思考更多的是桌脚要多高,坐在旁边的人才会感到舒服?如果桌面做得窄一点的话,工作时是不是可以更得心应手?然而大部分家居品牌都喜欢生产又大又长的桌子,因为这会增加销量。”赵雷说。

继承了Enzo Mari的设计哲学衣钵,赵雷在木智工坊的产品设计上也基本遵循有用的原则。

木智工坊的第一件设计产品是编号为S01的衣帽架,这款衣帽架的设计形状灵感来源于树枝。

在确定把来自于自然界的树枝形状移植到衣帽架之后,赵雷从设计合理性出发:一个衣帽架还需要挂钩来做支撑,支撑的结构有一点支撑,可以通过一根棍子来实现,上面再分出挂钩,然后下面有个三角的稳定支架。这样形成的一个实现衣帽架功能的最基本设计,无法再继续简化。

S01衣帽架的设计不但简约,还符合人体工学,又适合工业化批量生产,同时可以平板包装,便于运输,组装也很容易,这也成为赵雷对每一件产品设计的基本出发点。

既然追求实用,那么设计就会一直存在改进空间。所以在木智工坊,每一件设计成熟的产品也被赵雷视为仍然可以继续修改设计的样品,会不断参考现有很多成品,进一步分析、优化改进,比如畅销的S01衣帽架已被升级到依然畅销的S02版本,很类似互联网产品永远只有Beta版的理念。

赵雷的设计取向就是解决问题,比较关注的是更为普遍性的问题,比如怎样满足功能,怎样包装运输,怎样减少浪费,追求的是满足大多数人需求的“普适性”设计。

跟主流设计追求个性审美抑或体现所谓个性化的民族风格、少数派风格不同,赵雷对两者均不感兴趣,他称其与他的普适性设计理念相背离。

木智工坊的设计被形容既有北欧的简约,又有日式的禅意,还有中式味道,不过赵雷并不想用一种风格来做设计界定。在他看来,一切带有文化色彩的设计,面向的都是特定设计需求的消费阶层,他希望自己的设计是老少皆宜,都能看懂,也都能用上。

在过去的三年里,慢工出细活的赵雷设计了19个产品,给每一个产品简单地标号为S02衣帽架、S03置物架系统、S04餐桌、S05床头柜……他希望这些设计,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跟购买者的生活自然而然而不突兀地衔接在一起。

从小众走向大众的着力点

现在大多数人尤其是80后的房子多在高层,又是小户型,家具能不能进得了电梯,在有限的居住空间内能不能物尽其用,都成为挑选家居的重要考量因素。

为了适应线上的物流运输要求,赵雷在设计上进行多次调整,每一款产品都尽量实现平板包装最小化,即便畅销的成熟设计产品也在不断地改进。

以木智工坊最畅销的设计产品之一S03置物架为例,平板包装体积可缩小为产品体积的1/7,包装费用降至1/10,运输能耗降至1/10,运输损耗率降至1/10,不但损耗减少,成本也能控制下来,这也是赵雷理解的物尽其用。

平板包装极大解放了木智工坊产品的适用性,不过接下来收到货之后要消费者自己动手组装,这似乎有悖于传统消费行为,尤其是图便利的网购人群。没有人乐意花了钱还要出力,这无疑会增加销售难度。而传统的家具销售形态是即使线上购买,也会鼓励走实体店,顾客下单后,销售商整体送货上门、安装。

参与过无印良品产品设计的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曾这样说道:“很多人觉得只要买好东西,生活方式就会自动改变,而没有去真正思考过如何理性地使用这些东西。生活方式的改变并非轻而易举,对生活方式的敏感在当今社会仍然缺乏。”

那对生活方式敏感的中国消费人群又在哪里?

80后是伴随着中国互联网一起成长的第一代,深受互联网文化的影响,如今他们正成为社会消费主体,对于电视广告造就的主流品牌渐生厌倦,不再热衷,对于奢侈品牌也仅限于适度消费,而开始关注代表新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的新兴设计品牌,并逐渐从服装蔓延到家居。这些被统称为“生活方式品牌”的商品大多通过互联网为80后所知晓。

所谓生活方式理念在家居品牌上表现得更明显。

为了搭建一个自我理想中的家,当称某个空间或某件家具为“美”时,其实喜欢的是这些东西背后所暗含的一种生活方式。对“美”的感觉与对美好生活的理解是相互缠绕在一起的,而这种感觉是靠设计来实现的。

对于赵雷来说,他希望购买木智工坊产品的消费者能通过自行组装,体会到动手参与的乐趣,也能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设计的趣味。这个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潜移默化的品牌认知以及生活方式认知过程,它是木智工坊产品的一部分。

在花光做建筑师四年攒下的积蓄后,木智工坊也正好开始盈利。赵雷又继续投入到丰富产品线的新设计以及对设计成品进行改进,并逐渐扩大量产。像儿童书桌、儿童椅、儿童文件柜等儿童家具系列也在筹划之中。

在赵雷看来,设计自己会说话,但是仍然需要在生活方式传播上做更多的事情,所以他会通过豆瓣、微博来寻找那些散落于互联网各处的“知音”消费者。他们会嗅着设计的味道自发聚集在一起,通过影响带动这群敏感的消费人群,通过他们持续的、自发的多次传播来影响更多的人。

社交媒体的传播最大化

对于木智工坊的客户群,赵雷没有刻意去定位是谁,甚至没考虑去做谁喜欢的,而是做自己喜欢的、热爱使用的东西,然后写出来、做出来,放在豆瓣、、淘宝里做分享,喜欢的自然会关注,想买的自然会买。

木智工坊一开始就通过豆瓣网找到了它的核心消费群体,并以较强的产品适用性让这个消费群体接受了他的理念,然而这并非赵雷刻意而为之的结果。

在辞去建筑设计的工作后,赵雷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为木智工坊做设计酝酿和准备。在此期间,性格有些腼腆的赵雷开始成为互联网的深度用户,通过网络获取信息,并与豆瓣上有共同兴趣的同好建立联系,最终又通过网络销售自己设计的家具。

目前木智工坊在社交媒体上的内容都是赵雷一个人在做。对于微博内容,抱着宁缺勿滥的态度,他不会刻意去更新,有时候可能好几天才会更新一条,完全根据自己的忙闲节奏以及兴致来去。

微博所做的内容传播,主题涉及木文化、设计以及生活方式。收集自己钟爱的设计师访谈,包括一些好的设计图片、视频与作品,放在豆瓣、微博中,也有一些他对社会事件的看法和观点,像是一本给自己也顺便给更多同好一起收集来看的多媒体杂志。

如今木智工坊有一个品牌官网、一个豆瓣小站、一个豆瓣小组、一个新浪微博账号。而所有设计草图、产品图片和安装说明书、安装详解图片以及视频都可以下载、观看,豆瓣小站可以让购买者上传分享产品,豆瓣小组围绕木制家具可以做任何主题的讨论,新浪微博可以最大化地传播内容。

木智工坊的新浪微博粉丝有14万,豆瓣粉丝有43520个,豆瓣小站粉丝有23523个,这些粉丝正在逐渐成为木智工坊最死忠的消费群体,木智工坊的淘宝店基本处于有客自然来的状态。

而赵雷在设计过程中也会通过微博和豆瓣征集粉丝们的意见,比如曾经有一款产品的设计讨论有上百条回帖,这些都让木智工坊的设计更具适用性。

举例来说:木智工坊每一款产品仅涂一层木蜡油,木头纹理无遮无拦地裸露出来,这样做是出于比油漆环保的考虑,另外对木作工人的身体影响也小。但是对于为什么涂木蜡油,赵雷曾专门在豆瓣写了一篇解释文章。

在赵雷看来,木蜡油的确不能像油漆那样可以遮丑,但是可以让木头自然纹理尽显眼前,一些树瘤甚至虫蛀的痕迹也会无所遮掩,如果能坦然接受,还可以帮助领会一棵树曾经所走过的生命形态路径。

正是能理解到这一点,收到产品发现木头纹理有一些瑕疵或者色差的买家也多抱着包容的心态接纳,不会要求退换货或者给予差评之类的负面评价,而是一笑视之。

对于已经开始出现的抄袭设计产品,赵雷并不介意,至今木智工坊所有设计产品也均未打上品牌logo。

赵雷对记者的解释是:“我不怕被模仿,也不打算申请什么设计专利,有人抄,也是对设计的一种认可。况且很多东西是模仿不了的,因为你一直是不断生长的,本质的东西永远都仿不来,我自己也是互联网信息分享的受益者。”

正是这种毫无保留的分享精神正好击中了木智工坊最核心的目标消费群体,他们心悦诚服地接纳了这个新的家居品牌,并对其设计津津乐道。

对于木智工坊来说,由设计和营销所塑造的品牌形象,对目标消费者的购买习惯尝试都初步得到了市场验证,这是慢性子赵雷在过去三年的经验所得。

网络技术天然具备的平等属性让赵雷对互联网有了更大期待,他会继续坚持在社交媒体分享理念以及木智工坊所做的一切。

设计是一种建构,也是一种批判,设计本身就是一种隐喻,一种符号。设计师的设计思想就是在思考与人的关系,与世界的关系,与自然的关系,赵雷觉得通过木智工坊,这些关系在他的设计中已经都有所体现。

一个独立设计师通过互联网获得了独立的生活、工作,也实现了社会价值,对赵雷来说,木智工坊已经有了一个很美好的开始。

上一条:痘痘贴哪个牌子好 有副作用吗 下一条:京东双11促销:苹果iPad可以立省四百了